首页 > 新闻 > 齐鲁第一眼 > 济南新闻 > 正文

江西做近视眼手术的条件,江西做近视眼手术要多少钱,江西做近视眼手术的后遗症

江西做近视眼手术的条件,

C04_0478

  2017陆家嘴论坛6月20日、21日在上海举行,本次论坛的主题为全球视野下的金融改革与稳健发展,“一行三会”主要负责人、上海市领导、金融业高管以及众多专家学者出席。

  上海黄金交易所理事长焦瑾璞出席论坛并发言,这位中国最权威的黄金专家,在现场介绍了中国黄金市场的发展情况。

  焦瑾璞首先介绍了中国黄金市场的构成,由三块组成:一是以上海黄金交易所为代表的现货市场,二是以上海期货交易所为代表的黄金期货市场,三是以商业银行为代表的黄金购买市场。三个市场里面,黄金交易所是核心和基础,因为期货交易所和商业银行黄金业务背后都基于现货的交割和清算。

  焦瑾璞介绍称,目前中国已经成为全球最大的现货黄金市场。“如果把上海黄金交易所的现货市场和上海期货交易所的黄金期货市场相加,我们在全球黄金市场中排老二是没问题的。”

  焦瑾璞表示,去年4月上海黄金交易所推出了以人民币计价的“上海金”。上海金是一种定价,是中国第一个以人民币定价的大宗商品定价。国际上以前通常是被“伦敦金”、“纽约金”主导,以盎司/美元或者盎司/英镑定价。上海金是公斤计价,是一个新的标准。“现在上海金走出了国门,走向了世界。今年4月9日我们正式在迪拜挂牌。以上海金为标的黄金期货合约,基本一周交易量在150亿人民币左右。尽管一小步,但是预示着后面有一大步。”

  焦瑾璞称,在“一带一路”的政策框架下,上海黄金交易所正在联合上下游企业成立一个“一带一路”黄金发展基金。“初步想搞1000-2000亿左右。‘一带一路’国家也富含金矿。如果我们输出技术、输出产能把他们一些挖矿、找矿,冶炼、流通交易一套东西给他们再造一个心脏也挺好。总的感觉,‘一带一路’是一个大战略,在这种战略下我们作为一个具体的企业是要扎扎实实的去落实。”

  以下为文字实录:

  上海黄金交易所理事长焦瑾璞: 谢谢主持人,非常高兴今天有机会和大家共同交流一下自己的看法。刚才前几位嘉宾讲的很好。我想讲“三句话”。第一句,我要介绍一下黄金市场。第二句话,我呼应一下主持人讲的自贸区改革。第三句话,我想谈谈自己的体会。

  焦瑾璞: 中国黄金市场,2000年以前是一个高度垄断、统购统销的计划市场,2000年之后逐渐实现市场化。目前我们国家的黄金市场是整个金融市场的重要组成部分,由三块组成:一是以上海黄金交易所为代表的现货市场,二是以上海期货交易所为代表的黄金期货市场,三是以商业银行为代表的黄金购买市场。

  焦瑾璞:中国的黄金市场为投资者、交易者都提供了很大的便利。尽管起步较晚——如果以2002年上海黄金交易所成立到现在来算只有15年,但是这15年间我们发展非常快,目前已经成为全球最大的现货黄金市场。如果把上海黄金交易所的现货市场和上海期货交易所的黄金期货市场相加,我们在全球黄金市场中排老二是没问题的。可以说我们国家的黄金市场这几年在全球也逐渐凸显了自己的力量。三个市场里面,黄金交易所是核心和基础,因为期货交易所和商业银行黄金业务背后都基于现货的交割和清算。

  焦瑾璞: 第二句话,黄金市场的发展与自贸区、金融改革开放的发展是密不可分的。黄金市场现货方面现在我们已经达到了全球第一。以我们交易所为例,我们紧抓中国金融改革开放的机遇,抓住上海自贸区设立和发展的机遇,在2014年9月在自贸区率先设立了上海黄金交易所的国际黄金交易中心。我们还有一个全资的子公司在陆家嘴。2014年9月到现在,最新的数字显示,交易量达到了3万亿元。

  焦瑾璞:目前我们在自贸区有69个国际会员。我们也可以代理机构和大的投资者,进自贸区FT账户的有100多个。在两年多的时间里,我们的交易量达到3万亿,这个成绩是非常大的。其中参与的主体都是全球化的境外大投资者。交易方面,全球投资者的不同货币都可以作为冲抵保证金,之后以人民币计价交易。债券也可以冲抵保证金。另外我们还达到了交割全球化。我们在自贸区专门设立了上千吨的黄金交割库,既是中国的实物交割中心,也是亚太的中心。

  焦瑾璞:在自贸区这样较好的区域性改革政策驱动下,中国的黄金市场也更好地融入了全球。区域性改革确实为中国金融改革提供了良好的条件和经验。从这个角度讲,上海自贸区的设立和发展,为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提供了基础条件,也为下一步上海金融中心成为国际金融中心提供了条件。

  焦瑾璞: 第三句话,在发展中肯定会有问题。咱们经常说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曲折的。发展必然伴随着这种限制和那种限制。总的来讲,一个市场还是要开放,越开放应该会越稳定。开放了才能修正原来的限制,开放了才有比较,才能知道自己在全球竞争中的地位。从上海黄金交易所的发展来讲,我们一直秉承着改革开放这种基本理念。在开放当中我们是从一个小众市场。我们从一个体量很小的交易所,到走向世界,在全球市场当中占有一席之地,这也得益于改革开放。

  焦瑾璞:“一带一路”下如何推进国际的合作,包括突破哪些政策限制。我还是以黄金交易所为例,现在基本上在走出去特别是在“一带一路”沿岸国家走出去已经开始布局了。发现我们的市场挺好,也有运气。现在我们也在开始布局,一个是加强和同业的合作,有的协议已经谈的很深入了,在一些创新的模式方面都有了一定的进展。第二,在国内我们加强和“一带一路”有关联的省份的合作。我们先后和多个省市政府签订了战略协议,给他们规划整个产业的发展。第三,在去年的4月我们推出了以人民币计价的“上海金”。上海金是一种定价。我们现在竞价基本上是国际的价格。国际上以前通常是被“伦敦金”、“纽约金”主导,他们以盎司/美元或者盎司/英镑定价。我们是公斤计价,这是一个新的标准。现在上海金走出了国门,走向了世界。今年4月9日我们正式在迪拜挂牌。以上海金为标的黄金期货合约,基本一周交易量在150亿人民币左右。尽管一小步,但是预示着后面有一大步。说得大一点是定价权的问题,上海金是咱们国家第一个以人民币定价的大宗商品定价。当然这里面的基础因为咱们国家是最大的生产国、消费国和进口国,没有这个基础是不可能的。第四,“一带一路”之后,在政策框架下,我们正在联合上下游企业想成立一个“一带一路”黄金发展基金。现在上海黄金交易所牵头我们在筹备,初步想搞1000-2000亿左右。“一带一路”国家也富含金矿。如果我们输出技术、输出产能把他们一些挖矿、找矿,冶炼、流通交易一套东西给他们再造一个心脏也挺好。总的感觉,“一带一路”是一个大战略,在这种战略下我们作为一个具体的企业是要扎扎实实的去落实。

【换个姿势看山东-天天豪礼有惊喜-全新界面国际范儿】

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

齐鲁壹点

责任编辑:刘霞
扫描左侧二维码或直接加微信号“qiluwanbao002”关注齐鲁晚报官方微信公共平台。